专业的经济新闻门户网平安经济网

专业的经济新闻门户网
    JRZB.NET

南昌,一个“好书生”,你有真经吗?

  “2020年最有学习精神的城市可是南昌。”

  今年以来,南昌市委书记很快推荐了一本向杭州学习的书。在南昌“两会”期间,他提出要把成都、长沙、合肥作为标杆,然后带领党政领导去杭州等地考察...

  在很多网友的印象中,南昌的“学习型人民设计”可谓是屹立不倒。

  事实上,随着区域经济的激烈竞争,城市之间相互借鉴和借鉴已经成为一种趋势。

  例如,山东青岛以深圳为基准,济南以上海为基准,潍坊以南方五市为基准,大连提出以上海为基准,Xi以成都为基准...

  这种“学习热”的背后,直接反映了“落后”城市寻找差距、填补不足的愿望。在实际操作过程中,更关键的考验是如何避免水土不服,真正学以致用。

  前几天,一个南昌党政代表团去长沙学习。这是南昌在广泛研究杭州、成都、合肥等地后选择的最新研究对象,也是南昌在重新定义城市发展方向后第一次走出去“吸取教训”。

  南昌几个标杆研究背后的考虑是什么?

  广泛学习。

  南昌的“先进标杆”学习潮,从为期两个月的解放思想讨论开始。

  4月23日,南昌市召开解放思想大讨论动员会,“彰显省会作用,怎么做”。当时,尚未满月的南昌市委书记武晓军在会上强调。

  “一定要跳出南昌去看南昌,把南昌放到全国乃至世界的大格局中去找定位,规划发展,学乖,比强,快竞争。”【猜猜你想看什么:十年前南昌为什么学杭州?】

  两周后,在南昌“两会”期间,当地媒体发表了一系列文章,明确提出以成、长、合等省会城市为标杆,并邀请市人大代表和CPPCC委员讨论生态城市、交通经济和科技创新等相关议题。

  围绕这些关键词,南昌的学习可谓各有侧重——标杆成都,打造风景名城;标杆长沙,发展流动经济;针对合肥加强科技创新。

  学习,因为意识到自己的差距。

  比如,南昌近年来大力淘汰落后产能,整顿城市生态环境,致力于改善生态与发展的长期矛盾,推出“山水城市”名片。

  但与此同时,城市规划滞后、城市建设不系统、城市面貌精致等问题依然突出。在这方面,南昌研究的对象是“公园城市”第一地成都。

  “我们不能像以前那样‘千城铺大饼’。一定要组团网络化发展,通过公园把南昌的城市一个个串起来。”"我们过去可能更注重经济发展和工业发展."……南昌市副市长宋u反映。

  在他看来,要学习成都,就要学习其精髓,“公园城市”的建设模式就是其中之一。

  同样,武晓军此前也公开表示,南昌与中部其他省会相比,在总量小、产业弱、创新不足、人才不足等方面仍有差距。特别是创新方面,南昌只有4个国家重点实验室,长沙11个,合肥17个,武汉29个。

  为了弥补这一不足,南昌将基础科研实力仅次于北京和上海位居全国第三的合肥列为研究对象。

  此外,在被称为“阿卡林省”的江西省,南昌提出向“网红”城市长沙学习如何发展交通经济。

  如此频繁地学习标杆管理的原因显而易见。正如网友所说,是“因为在建立了标杆圈之后,南昌发现自己是一个被标杆包围的洼地”。

  精准标杆。

  市与市之间的标杆学习没有错,但是学习“宽网”式的学习必然会水土不服,可能会导致学习不良,学习深度不够。

  从成都、长沙、合肥,再到杭州,回顾以往从南昌到这些城市的标杆过程,发现发展差距很大,学习重点很多,但很难找到一个足够“精准”的立足点。

  今年8月,南昌提出了新的“五城”发展方向。与之前制定的“山水之城、实力之城、文化之城、创业之城、英雄之城”相比,“创业之城”已经成为“创新之城”,地位位列第一。

  “科技创新不足是制约南昌发展的突出短板,创新能力的提高离不开创新平台的建设。”

  从当地学者的角度来看,南昌创新平台在数量和质量上与中部其他省会城市存在较大差距。

  在重新审视自己,找出差距之后,“打科技牌,走创新之路”成为南昌的必然选择。

  从一个新的起点出发,南昌选择长沙作为其“取经”的第一站——8月28日和29日,南昌市委书记武晓军和市长黄喜忠率队赴长沙学习。

  两者都是江南历史名城,都属于中部省会城市,都位于“中部三角”经济圈...据当地媒体报道,南昌和长沙在地理环境和产业发展上有很大的相似性,这是学习和合作的基础。

  武晓军直言,两市肩负着“促进中部崛起、加快长江中游城市群建设”的共同使命。近年来,长沙深入实施“创新引领、开放先行”战略,为南昌树立了榜样。

  从学习内容来看,与之前提出的“瞄准长沙,发展流动经济”相比,这次南昌的重点更加突出:

  “近年来,长沙把‘促进制造业高质量发展’放在首位,提升了制造业的发展水平、竞争优势和综合实力。工程机械、汽车等领域走在全省和全国前列,涌现出一批顶尖智能制造企业。要认真学习长沙“改造提升传统产业,快速培育新兴产业”的发展思路。"

  自主研发引领全球铁路建设重工业,使制造业走向“智力创造”的长沙格力,以“卡脖子”技术跻身全国前列的湖南长城科技,帮助智慧城市实现“海量”计算的鲲鹏生态创新中心...

  在南昌为期两天的考察中,智能制造、科技创新、数字经济等领域成为重中之重。

  同时,战略合作的方向也更加明确——南昌希望两地共同打造长江中游城市群,共同打造中国数字经济和创新发展新高地。

  因地制宜。

  过去很长一段时间,南昌乃至整个江西在全国区域经济版图上几乎都是“小而透明”的。

  “南昌在长江中下游省会地区基础薄弱,未来发展模式不明;如果说东北一些城市暂时无望,那么南昌就是一个小病城市,整体经济免疫力强……”

  财经作家叶檀曾在《我眼中最有希望的十个中国城市》一文中指出南昌面临的痛点。

  指出2005-2015年南昌GDP从1007.7亿增长到4000亿,比太原等城市高3.97倍,但比长沙低6倍左右,南昌与杭州、南京的差距更大。

  这个差距到现在也没有改变。单从中部六省来看,2019年南昌的GDP仅相当于武汉的35%,郑州的50%,长沙的47%,合肥的60%。

  第一名方面,南昌在江西省的GDP占比从2018年的23.2%下降到2019年的22.6%,在中部省会城市中排名倒数第二。

  与10年前经济水平几乎在同一起跑线上的合肥相比,南昌依然没有摆脱“弱省会”的标签,合肥已经成为准万亿GDP城市和长三角副中心。

  反思一下这10年合肥抓了什么,南昌错过了什么。

  “长沙、合肥和我们曾经在同一起跑线上,现在拉开了差距。最重要的是工业和创新的发展。”

  此前,江西省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所长马志辉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分析,南昌在全省经济总量中所占的份额,近年来一直在25%以下,并没有增长得更大。此外,产业结构也存在很大问题,特别是新兴的战略性支柱产业。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平安经济网立场

本文由 平安经济网 授权平安经济网发表,并经平安经济网编辑。

转载此文请于文首标明作者姓名,保持文章完整性(包括平安经济网注及其作者身份信息),并请附上出处(平安经济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http://jrzb.net/dichan/2020-09-13/48849.html

未按规范转载者,平安经济网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栏目推荐

评论

账号 (必填)     密码 (必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