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的经济新闻门户网平安经济网

专业的经济新闻门户网
    JRZB.NET

獐子岛,完结

  热闹非凡的“獐子岛事件”,终于有了一个大结局。

  自2014年以来,獐子岛多次宣布扇贝意外消失和死亡,利用渔场库存难以核实的问题,制造出“纸亏”或“纸赚”的假象,其中包括2016年和2017年的盈利和亏损,最终被证监会认定为财务造假。

  这些来来回回,要用卫星调查的人,都被冻死了,饿死了,“跑过”了,可称是中国资本市场的一个神奇奇景。

  九月十一日,证监会宣布,决定将獐子岛及其相关人员以涉嫌证券犯罪为由,依法移送公安机关,追究其刑事责任。

  经过一番折腾,獐子岛的市场价值从巅峰时的200多亿元,降至如今的27.45亿元。

  公开的造假行为给上市公司留下了一地鸡毛,最终的受害者却是獐子岛的居民和被骗的投资者。

  如今戏剧已经谢幕,獐子岛的“戏精”,可以到司法机关面前继续拙劣的表演了。

  地雷是怎样埋藏的。

  这座小岛位于大连向东56海里的地方,至今仍有曾经富足的痕迹。一幢两层的小洋楼,50多辆出租车,两条公交线路;医院、学校、养老院、宾馆、饭店样样都有,连戏院也不在话下,堪比三线城市。

  而且这一切,除了得天独厚的海洋资源和地理位置,更重要的是一个叫吴厚刚的人,还有一个叫獐子岛的上市公司。

  2006年9月,獐子岛首次以水产上市,股价为每股25元。截至2010年11月10日,獐子岛盘中收盘价为33.44元/股,创下其237.76亿元的最高市值。

  老渔夫贾敬曾对市界说,他比较喜欢的还是2006年前后的獐子岛。当时候獐子岛刚刚上市,一万五千岛民每人一千股,就造就了一个千家万户的集团。

  此前,獐子岛董事长吴厚刚,在政企分开后选择“下海”,放弃镇党委书记职务,通过政府担保向银行贷款500万元,再加上自己凑齐的剩余资金约530万元,领到了獐子岛848万股价值1075万元的股票。据Wind数据统计,上市一年中,其个人持股高达7.5%。

  随着资本的膨胀,逐利的欲望被扭曲,吴厚刚开始了一连串的“神操作”。

  作为獐子岛的董事长,吴厚刚先是安排自己的兄弟和其他亲属进入公司,担任重要职务。其中,手握扇贝苗的物资采购经理就是他的弟弟吴厚记。

  在2019年实地考察獐子岛时,曾有不少村民向市界抱怨:“獐子岛集团本来就是我们大家的,没想到慢慢变成了他们家里的吴厚刚。”

  在担任要职后,吴厚刚的弟弟吴厚记控制着采购部,通过利益联结,创造了一种“利益输送”的方式。

  那时,獐子岛海洋牧场的经营采用包产到户的经营模式。每一家渔夫都先自己买了扇贝幼苗,经过一定时间培育好后卖给獐子岛,然后由公司投入大海,任其自生自灭。约3年后再次捕鱼。这一种养鱼式养殖,叫做“底播”。

  为能在养殖后以较好的价格卖到獐子岛,渔夫大多会向吴厚记介绍的育苗老板购买苗苗。而且通过这种渠道购买的幼苗,一般要比市场价格高一点,比如市场价格6厘的幼苗,需要花8厘的价钱才能买到。

  因为虾的存活率很低,只有20%-30%左右,所以很多养殖户需要购买上亿个虾苗。每棵树苗差2厘,累积起来就是120万元。

  但是你有张良计,我有壁梯。此部分多出的费用,养殖户自有找回之路。此门,来自于吴厚记控制的采购部。

  作为吴厚记「合伙人」的养殖户田帆曾对市界说,三、四月份幼苗买回来后,近海养到十月份,就可以卖给獐子岛。企业一般以统一价格收购虾仁扇贝苗,价格每公斤8分钱左右。买苗时,不可能一粒一粒地数,而是抽查几箱出来定数量,倒算一斤有几粒。再将抽样调查得到的每斤苗数与销售总量相乘,得到最终的苗数。

  其中,抽苗成了最关键的环节。田帆告诉市界:“抽苗时,如实际抽苗160斤,但只记录100斤,因此把平均一斤苗数计算在内,原来一斤80斤,变成128斤。因此,养殖户可以通过出售同样多的幼苗来获得更多的收入。

  许多养殖户向市界证实,这种经营方式是獐子岛上市后才出现的。其直接结果是,实际投入海底的虾夷扇贝苗,远远低于帐面数量。因为树苗生长周期是3年,所以“假抽树苗”的恶果,要等到3年以后才会被发现。

  田帆分析,一开始,由于獐子岛苗期“底播”规模较小,加上海底还有野生扇贝,“抽苗法”的问题还不那么明显。自2009年以来,“底播”规模逐渐上扬,“假抽”问题从2012年开始显现,虾夷扇贝亩产量大幅下降。

  于是,在人为的利益链之上,吴厚记的钱包和帐面上的存货一起鼓了起来。其不同之处在于,前者装真金白银,后者只装数字。

  它们如何伪造。

  贝壳危机于2014年爆发

  獐子岛公司方面表示,在当年秋季抽样调查中,发现大量扇贝存在异常,且均为2011年底至2012年底播种的虾夷扇贝。去年扇贝存货跌价准备计提额为2.83亿元,核销了帐面价值7.35亿元的扇贝存货,共计对利润产生10.18亿元的影响。

  有趣的是,12月3日的一次董事会会议上,董事长吴厚刚也审议通过了一项议案,决定自掏腰包支付1亿元作为对公司灾害损失的赔偿。

  不管真假,经过这一次的“大洗礼”,獐子岛账面存货比去年同期大幅下降36.4%,但“挤水”工作远未结束。

  随着扇贝的饥寒交迫和冻死,存货的金额也会通过计提资产减值损失和营业外支出而逐渐减少。

  在2014发生了11.95亿元的巨额损失后,2015年獐子岛又损失了2.45亿元。按照中小板的规定,如果连续三年亏损,獐子岛将被暂停上市。所以獐子岛需要在2016年盈利,才能避免退市。

  因此,2016年獐子岛到底做了什么?

  为了调查此事,中国证监会甚至利用北斗导航定位信息,对比捕鱼船的航迹,获知獐子岛2016年帐面上全年捕鱼面积,比实际减少13.93万亩。而且费用的高低要根据捕鱼面积的大小来决定,因此,今年獐子岛的经营成本虚减了6002.00万元。

  此外,獐子岛的一些储存区在2016年没有显示捕鱼航行轨迹,2016年底的底播航行轨迹又覆盖了这一区域。这就是说,该地区在2016年前播种的鱼苗已放弃捕捞,相应的库存应注销处理。因此,2016年獐子岛又虚减营业外支出7111.78万元。

  经过合并计算,獐子岛2016年虚减利润1.31亿元,而当年的净利润仅为7571.45万元。这就是说,如果不进行这样的“处理”,獐子岛将被暂停上市。

  在保持了上市地位之后,獐子岛的库存过高,2017年继续被戳破。

  獐子岛在2018年2月称,由于气候和海底环境变化,大量扇贝死亡,计提了重大资产减值损失、营业外支出和运营费用,导致2017年亏损7.26亿元。

  《风扇跑了,风扇死了》这个笑话,也就此成型。该月,证监会启动了獐子岛的立案调查。

  在随后的调查中发现,2017年的财务造假手段,与2016年几乎完全相反,是通过多记录捕鱼区虚增成本,虚减利润。

  从那时起,扇贝大规模死亡的故事就没有结束。2018年,公司又以此为由,计提存货跌价准备6055万元,核销成本2.31亿元,导致全年亏损3.85亿元。

  贝类的生死存亡,成了獐子岛的家常便饭。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平安经济网立场

本文由 平安经济网 授权平安经济网发表,并经平安经济网编辑。

转载此文请于文首标明作者姓名,保持文章完整性(包括平安经济网注及其作者身份信息),并请附上出处(平安经济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http://jrzb.net/caijing/2020091548859.html

未按规范转载者,平安经济网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评论

账号 (必填)     密码 (必填)